清远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至尊神武 第九百章 你是谁-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07:19 编辑:笔名

至尊神武 第九百章 你是谁?

偷袭!

陈恒第一个念头闪过的是“幕后黑手”四个字,但隐隐又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。

按照他跟幕后黑手几次暗中交锋来看,对方是个极其阴险狡诈之人,如果不是有绝对把握,肯定不会跳出来的。

虽然对方修为比他高一些,但真正打起来,孰胜孰负还不好説。

如今陈恒可是还保持着完全状态,就算幕后黑手偷袭,也不一定能将他打死。

所以陈恒认为,是幕后黑手的可能性不会很大。

可若不是他,在这真武山脚下,还有谁敢偷袭他?

当然,现在肯定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背后传来的压力极大,这时候陈恒如果转身,肯定来不及防御,那即便是元神初境全力一击,他也有很大可能会当场死亡。

可惜刚才没有凝聚星光之力,要不然这时候使用飞星分光遁,必然能闪过这一击。

陈恒暗一咬牙,当即做出一个冒险的举动,硬接这一击。

反正还有xiǎo火在场,只要来的不是阳神境以上,就算重伤了也不要紧。

想到这里,陈恒瞬间激发了金刚不坏这门神通。

砰!!

金色光芒刚刚覆盖在他皮肤表层,一股绝强的力量顿时击在他后背上。

能量爆发之下,陈恒只感觉到身体像被一座大山撞了一般,整个人浑身俱震

,哪怕在金刚不坏的防护下,体内也瞬间出现了很严重的创伤。

“噗”的一声,一口心血当即喷了出来,陈恒却是暗道一声好险,这一击的威力让他有些骇然,若不是当机立断使出金刚不坏,现在恐怕他已经是一具尸体了。

青木长生诀运转,这种伤势虽然不可能马上被治好,也暂时无法恢复战力,但好歹能让他感觉好受一些。

借着刚才那一击的力量,陈恒猛然一个跳跃,身体极速冲了出去。

身在半空,强行扭转,当他看清楚偷袭他的人之后,脸上不禁出现一丝震惊与悲愤。

哪怕是幕后黑手直接出现,也绝对不会造成他此刻这么震惊。

因为出手偷袭他的人,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。

这个人,赫然是xiǎo火!

这个吞服了轮回果,智力堪比xiǎo孩,一切以他为中主的牛魔王转世。

一个最不可能反叛的人,此时却出手偷袭了他,这怎能不让陈恒感到震惊。

“陈大哥!!”

身后传来菱悦诗的惊呼声,陈恒充耳不闻,只是死死地盯着面色平静的xiǎo火,身体在刚才那股力量下往后抛飞。

此刻,陈恒心头很沉重,xiǎo火背叛了他,这让他感到很痛心。

本来打算硬接这一击之后,凭借xiǎo火的护卫,就算在重伤之下也能全身而退。

可是现在,偷袭他的人是xiǎo火,而他却已经重伤了,剩下菱悦诗,如何能是xiǎo火的对手?

至于执法队那些人,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还不一定呢,更何况他们连陈恒都打不过,又怎么可能打得过xiǎo火?

这一次的情况,比之前被叶风鸣几人围攻时还要危险。

突然间,陈恒的身体陷入一个柔软的怀抱中,他知道,这是菱悦诗把他接住了。

只是巨大的冲击力,连带着菱悦诗也被撞得连连后退。

不过菱悦诗却紧咬银牙,紧紧抱着陈恒,哪怕被这冲击力撞得嘴角溢血,依旧不愿松手。

陈恒虽然看不到,却也能感受到菱悦诗那股倔强,心中不禁暗暗叹息,又欠了一份人情。

不过他并没有回头,身体半靠着菱悦诗,借力站稳身形,目光灼灼地盯视着xiǎo火,嘴里吐出一句苦涩的话来,“为什么?”

xiǎo火同样看着陈恒,却没有回答,面色波澜不禁,让陈恒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。

“为什么?不如我来告诉你吧?”

有一道沙哑,带着阴鸷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这声音有些飘忽不定,让人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,似乎是想给人造成一种心里压力。

不过陈恒却没有丝毫动容,只是冷哼一声,“装神弄鬼!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大笑声音,一道黑色的身影飘忽而至,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,前一刻还未出现,下一刻已经站到了xiǎo火身旁。

“是你!!”

菱悦诗发出一声惊呼,对陈恒道:“他就是那个黑衣人老头。”

陈恒微微颔首,就算菱悦诗不説,他也已经猜到了,嘴角微微上扬,将目光转移过去,讥诮道:“终于舍得出来了么?”

这道黑影,全身包裹在一件黑袍内,脑袋也用连衣帽盖得严严实实,再加上四周光线昏暗,让人看不到面容。

但不知道为什么,在他出现之后,陈恒心里却升起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
这个人,好像在哪里见过!

“啪啪啪!”

黑衣人抚掌大笑道:“看你样子,似乎早知道我会出现一样?不过也是,从一开始你就一直想方设法想引我出来,不知道我这个出场方式,你可满意否?”

这可是一个能压制xiǎo火的修者,其实力肯定也已经到了阴神境。

在xiǎo火反叛之后,他那边就有了两个阴神境,而陈恒只不过是区区元神初境,就算能越阶跟阴神境对战,也不可能打得过两个。

更何况,现在他身受重伤,刚才那一击之下,金刚不坏的能量直接消散了。

也是因为事发突然,金刚不坏没来得及完全运转,这才会被xiǎo火一击突破,虽然还能再次激发,不过以陈恒现在的身体状况,根本不可能施展出来,身体承受不住。

重伤之下,现在他稍微动一动都觉得全身痛楚,别説面对两个阴神境,就算一个稍有修为的人都能轻易要了他的命。

黑衣人不打没把握的仗,而今在这种绝对压倒式的情况下,他终于出现了。

他原本是想看陈恒惊恐的样子,却没想到,哪怕在这种情况下,连嘲带讽的,陈恒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,这让他很不爽。

陈恒自然不清楚他的心思,却也知道,黑衣人此刻出现,就是有了绝对的把握。

所以对方没有急着下杀手,就是想给他心理造成压力而已。

淡然一笑,陈恒毫不在意地道:“不过是一些下三烂的xiǎo伎俩罢了,你的蛊虫,明天我就会把它们消灭干净。”

“嘿!虽然是xiǎo伎俩,但你不还是中招了?”黑衣人冷笑一声,嘲讽道:“难道这个时候,你还抱有万一的心态么?”

他自然清楚陈恒话里一语双关,明面上説的是已经有办法解决他的噬心蛊,实则也是隐晦提出,如果不是靠着噬心蛊控制xiǎo火,他根本拿陈恒没辙。

对于陈恒能看出xiǎo火中了噬心蛊的事,黑衣人并没有太过意外,因为他也了解陈恒,知道陈恒目光如炬,智慧超群,要不然也不会一直躲在暗中行事了。

让他意外的是,到了现在陈恒竟然依旧泰然自若,是真的有所凭借,还是在摆空城计?

不过他已经下定决心了,今天既然已经露头,那必然会对陈恒动手。

如果在陈恒重伤之下都没办法将他拿下,那他以后干脆见到陈恒直接调头就走好了。

陈恒并没有回答黑衣人的话,只是眉头微微一挑,道:“看起来,你对我似乎很了解,只是不知道,我们曾经是否见过?”

越是接触,对方越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,但这种感觉却很淡。

可以确定的是,他肯定见过对方,但双方却説不上熟悉,所以一时间没能想起来。

要不然在感应到对方气息的那一瞬间,陈恒肯定能有所判断。

“我知道你肯定会问,本来也没打算隐瞒!”

黑衣人桀桀怪笑一声,一伸手就将头上的帽子揭了下来,露出一张普通又平凡的中年人的脸。

这张脸,陈恒没有见过,不禁暗暗皱起了眉头。

这时候,对方又开口了,桀桀笑道:“对你来説,曾经的我只是一个过客,你自然认不得我。不过对我来説,你却是一个刻骨铭心的人,我日日夜夜无不想着回来找你,往日你对我做的那件事,我可一直记挂着,想好好补偿你呢。”

黑衣人的话,让陈恒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从出道以来,陈恒得罪过的人数都能数得过来,但那些人大都已经死了,在他印象中,实在没有眼前这一号人物。

从对方的语气来看,他似乎对自己恨之入骨,那当初结下的怨肯定很大,如果真的有这回事,陈恒必然不可能记不起来。

除非从一开始,这家伙就是隐藏在幕后操纵的人,但从他话里的意思,却又不像。

看着陈恒皱眉的样子,黑衣人更加得意了,还以为自己真的给陈恒带来压力了,不禁笑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直接杀了你,我会在你体内也种下噬心蛊,从此以后,你将会是我身边最听话的一条狗,哈哈哈……”

陈恒有些无语地看着得意忘形的黑衣人,无奈道:“笑完了没有,如果笑完了,就赶紧告诉我,你是哪块旮旯跑出来的神经病,我似乎不认识你?”

“嘎?”

陈恒的话让黑衣人气息一窒,好玄没被噎死。

这种感觉,就好像得意大笑的时候,嘴里突然飞进了一只苍蝇,不禁恶心,还很难受。

“噗——”

即使在这种情况下,陈恒的话还是把菱悦诗给逗乐了,笑得险些没站住脚,差diǎn儿连陈恒也一起摔倒。

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是正规医院吗
北京国仁医院联系电话
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手术费用
北京国仁医院电话号码
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收费高吗